• QQ空间
  • 收藏

揭密中国人为何学不会汽车设计

| 2021-05-17

这里的汽车设计包括造型设计和工程设计,并且是指正向设计,而非逆向。原因非常简单,我们没有学。没有学的原因就非常复杂了。

有消息出来,说一汽为HQE自主研发了W12发动机。这对于我虽然不算什么新闻,既然他们解密了,我就证实一下。一般来讲,我只讲两三年前的故事和解密的东西。当年谈HQE项目时就得知一汽在自己搞新发动机的研发,心里一动,在我看来,现在也是这样,发动机的研发要比整车难得多。如若不信,大家想一想,全世界范围内,能够做发动机设计的公司有几个?能做汽车设计的呢?发动机设计公司好象只有两三个吧。

一汽不象普通大众想得那样,它确实给我某种震憾。看来,企业某种核心能力,非常有可能因为某一个人或某个团队而变得完全不一样。令人叹息的是,再优秀的团队,就比如一群狮子被一只绵羊领导着,也会无所建树的。他们是怎么学会的呢?说起来还真的挺简单。一汽一直没有放弃商用车发动机的开发,跟世界著名发动机公司合作几次以后,发现自己就差不多能做了。自己做不了的,别人也帮不上什么。而且把商用车的发动机设计技术移植到了乘用车。当然,这里面可能还有与那两三家公司的合作。但我相信,一汽已经处于主导地位。这是最成功的合作典范,我们不就是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吗?一汽的汽车设计如何呢?我看到的是,他们在走同样的路,只是可能力量还较为薄弱。严格来讲,只有奔腾使他们有机会学,而第一次,难免由于不熟悉状况而丧失某些机会。这实际上是企业决策层的问题。然而,如此我们再比较一下做正向设计和逆向设计的决策,显然前者难度更大一些。我个人对一汽难免有太多期望,而大家也看到了,失望远大于希望,所以跟普通人一样,我对它颇有微辞。然而,这并不妨碍我说说真话,说说我看到的事实。我相信,用这样的办法,一汽特别是汽研很快就会学会汽车设计了。只是这样的人才在三年后,还会不会留在一汽,又是一个未知数了。

现在,回过头来总结一下为什么中国人学不会汽车设计。我们就假设从1998年开始,为什么历时10年,还没有学会。

首先,诚如carzone所言,都是逆向惹的祸。

逆向使国人找到了方便之门,既然有了方便之门,谁还愿意干出力不讨好的事儿?从国内厂家到国内汽车设计公司,推动正向设计的人微乎其微,曾经推动正向设计的公司,甚至也转过头来做逆向了。为什么?人们越是不了解正向设计,越是对其风险退避三舍。而曾经尝试过正向的人,也吃尽了苦头。1000万跟2个亿之间,你要是想让我选择,我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性价比实在无法相比。

然而,如果你有机会和国内的主流设计公司接触,你会发现另外一个有趣的事情,你根本不会发现,逆向是他们的主要诉求。他们所向你们展示的一切,恰恰说明,他们已经基本或完全具备了正向设计的能力。如果你不是真正的专家,而且一定要是一个整车专家,你根本发现不了问题出在哪里?似乎全部责任在主机厂。一切可能缘于市场策略。

因此,第二个原因,都是市场惹的祸。

这个市场已经做得太低端了,除了低成本的逆向,已经很难找到市场空间了。国外汽车设计公司基本上没有生存的空间。我曾经号召国外汽车设计公司不要内斗,要联合起来对抗国内设计公司。模式也非常简单,内外合作,专家共享。不过,只能是让国内设计公司看笑话罢了。我不是什么营销天才,我看到了问题症结所在,我只是想尽一切努力把中国的汽车设计拉到正向一边。然而,相对于国内汽车设计公司的营销力量,能够带动中国汽车设计走向正向的国外汽车设计公司的营销力量,显得太单薄了。并且,他们自身也不可能联合。现在我们看到,在国内有所规模的国外汽车设计公司,几乎没有。一般本地工程师达到20人以上的,也寥寥无几。也就是说,他们的本地化能力非常有限,跟母公司不可同日而语,甚至跟国内设计公司也不可同日而语。不信吗?把他们放在一起谈谈项目就知道了。走运的话,你会发现一两个有价值的公司。这种局面,更大地刺激了国内设计公司的逆向热情。

除了国内设计公司,日韩公司也抢了欧洲设计公司不少单子。原因在于他们思维比较敏捷,发现机会以后,能够迅速适应市场的要求。而那些日韩公司的水平,正如我一直所表态的,最好的人力资源很难为中国所用,真的可能未必比国内公司强。很多公司合作下来以后,也不难发现这一点,便纷纷退回到国内公司,始终无法上升到与欧洲公司合作的层面。这个也不难理解。如果欧洲公司相信我说的办法,中外合作,专家共享,成本问题早已解决。而主机厂应该有意识地引导他们走向这一条路。也一直在这样引导,可惜成功的案例不多。运作层面的事情,不象说说这样简单。象我曾经在内部不停地劝诱都不能成功,难道是在那里随便敲打几下就行的?有作用,只是尚需更多时日和机会。要是更加有系统地有目的地向着这个方面推动就更好了。

第三,没有机会和办法学。

最开始的对外合作,我们的工程师被封闭在另外一间办公室里,只能跟某些项目人员进行技术交流和意见交换,根本不知道人家在里面做些什么。这在最初,国内国外都是这样的。后来肯定要多方交涉,基本同意了所谓的联合开发。但是,这种联合开发有其名无其实。唯一不同之处在于,现在能够看到了,但是还是没有一起做。有些东西是看不会的,你以为你看会了,其实还没有会。要想学会,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干中学”。就算让你一起干了,你能学会吗?有时还不能。每天只是做做BOM表,只能学到如何做表格。当然,把BOM表做好了也不容易。

除了学习的内容外,还要看学习的人本身能力如何。没有整车概念的人,我是指没有参加过整车开发的人,在学习时的效率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打个比喻,就象是小学生跟着大学教授学大学课程,根本没有办法学,或者说自己学会了,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必须是大学生或者至少优秀的高中生跟大学教授学才能学到真正的东西。如果是研究生就更好了,你不教我,只要让我跟着一起做,我自学就行了。那么,这样的人才,中国有多少知道吗?他们在哪里?你的公司有吗?你要是说有,我考你一个术语,什么叫概念设计?同样的一个单词,其背后的含义千差万别。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术语,涉及整车设计,中外技术接口很成问题。连接口都有问题,还怎么学东西?有些公司项目做到最后,连接口问题可能都没有解决好。下次还会问你相同的常识性的问题。当然,也有可能是换人了。

逆向设计培养了大量的基础设计人才,而整车项目经理和白车身项目经理等大项目经理,才有可能产生能够担当中外合作的领军人物。细数下来,中国有多少个整车项目?那些项目经理本身真正是专家的又有几个?与国外技术能够对接的呢?一定是这些人更有机会先学会正向汽车设计才对。

第四,国外设计公司有时也做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情。

既然如此,何苦不找国内公司来做呢?成本极低,沟通极佳,服务极好,灵活性极高。找国外公司做逆向设计,真是太有想象力了。自然也就学不到什么东西了。这可能是对国内设计公司“高度恐惧”下所做出的“理性”决策。对技术完全摸不着北,对国内设计公司完全失去信任,对国外公司盲目的崇拜。这种决策往往是高层领导做出的,他们一般不懂技术,也不必懂,虽然看似可笑,实际上也无可厚非。只是看上去让人觉得可笑,本质里却不是最差决策,除非花了跟正向设计一样的钱,比如2个亿。国内有过几次这样的案例。一般较为少见,我知道的有三四个,以后应该会越来越少。但是这种合作可能导致以后与国外设计公司合作的障碍。

汽车正向设计,为什么一定要跟外国人学呢?为什么不呢?如果我们真的认认真真地学了10年,我们应该什么都会了。如果我们真正掌握了正向设计,这是迟早的事情,有空去听听国内设计公司的介绍就知道了,你肯定会有一种幻觉,既然如此,何苦搞逆向呢?我真的想不通,如此坚定不移地抓住逆向,究竟意欲何为?我想更多的可能是一种误导。无论如何,模夹具的投资占大部分,再增加个三四千万,对于整个项目无大影响。最大的障碍可能还是技术风险。而这一点,不能一概而论。以前已有论述,今后可能还会有。简言之,这已超出技术本身,必须由复合型领导才能解决。既要懂技术,还要有一点点企业家精神。

 

 
2021-06-14
新能源 东风乘用车公司6款车型将亮相上海车展
东风乘用车公司副总经理李春荣近日向记者透露,除了在即将开幕的上海车展上公布首款自主品牌轿车“东风风神”外,还将携5款车型一起亮相。 在... <详情>
2021-06-14
新能源 低速自动驾驶领域成新蓝海 应用场景丰富潜力巨大
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深入发展,低速自动驾驶领域逐渐细化出来,成长为一片新的蓝海。目前,自动驾驶轮椅、自动驾驶行李箱都已经横空出世,未来,更多的低速自动驾驶产品将陆... <详情>
2021-06-14
新能源 霍尼韦尔获美政府扶持 生产锂电池导电盐
盖世汽车讯 综合外电报道,霍尼韦尔(Honeywell)近日获得了美国能源部2730万美元的扶持资金,用于生产混合动力车和电动车锂电池的导电盐六氟磷酸锂。 美... <详情>
2021-06-14
新能源 福田汽车出售普莱德股权的背后
在新能源汽车急需突破核心技术的关口,福田汽车却将所持有的普莱德股权出售给了东方精工。这样的举动,是否意味着福田汽车放弃了自主生产动力电池?后续战略又将如何调整?... <详情>
2021-06-14
新能源 北京现代全新胜达正式上市 售价21.98万起
 12月23日,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北京现代豪华SUV全新胜达的首发上市仪式,新车根据动力与配置不同共有9款车型,售价21.98-30.98万元。 ... <详情>
2021-06-14
新能源 雷诺称法国经销商罢工未对客户造成影响
  盖世汽车讯 据路透社报道,雷诺日前表示,该公司在法国本土的内部经销商上周举行的罢工行动并未对当地的客户造成影响。 3月14至15日,为了施压雷... <详情>